•  

        下午1点,是X.Zhang带着大家读黑格尔《精神现象学》的时间。开始是寥寥几位中国人,后来来了两位外国的朋友。因此工作语言也跟着作了转换,先是汉语,后来便换作英语了。在这个转换中,唯一需要付出心理代价的是我,而且我还有作presentation的任务。

        但我只好仍然在汉语中来讨论黑格尔的这一节Absolute Freedom;Terror了。本来我还准备说,I'll ...
  •  

          身体在纽约,然而舌头还在中国,或者在一个沉默的地域。每天,无声地搭乘地铁,无声地坐在West 4th Street边上的图书馆,如果说了很多的话,是身边走着同样来自中国的同学。就像今天中午,H.Jiang兄约我在图书馆门口,然后一起坐四站的路,去吃广东的点心,而一路上说起的是郁达夫与张爱玲。

          无论怎样把自己挪到美国内部的一个位置,美国仍然很远,因为首先是英语很远。那天我说听H.Wang的英语清晰是咖啡带来的幻觉,转眼在昨天晚上我听Rebbeca,在今天听Sieburth,耳朵再度沦陷成一座孤岛。他们都在讲着翻译的问题,然而所听的每一句,我都在努力翻译,但是没有几个被翻译成完整的句子。

      &n...
  •  

         上午在为了一点程序上的事情郁闷,虽然一直到晚上事情仍然没有解决,但也终于,紧张的情绪得到不少的缓解。

          下午跷了H.Wang的课,去帮他从哥伦比亚大学搬一把沙发。除了第一站纽约大学,这是我所看的第二所国外的大学了。

          从哥伦比亚回来,已经是将近五点,还给H.Wang他自己房间的钥匙。大约是为了感谢,邀请一起去喝咖啡,坐在华盛顿广场的长椅上,听他说什么是research。

          不知是否是H.Wang那杯咖啡的关系,他今晚课堂上的英文,我竟听懂了至少有百分之七十。在那些明白的地方,我暗暗奇怪,以为是咖啡...
  •  

     The Question of sovereignty and International law in late Qing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